落難博士在紐約:因為這場世界性的災難,求職無門的我拾起筆來再次逐夢

古欣 2020/05/28 檢舉

落難博士在紐約:因為這場世界性的災難,求職無門的我拾起筆來再次逐夢

在人生的谷底,客居異地,又遇到此疫情,本以為是屋漏偏逢的連夜雨,怎知竟是一場洗滌身心的及時雨,淋得我一身濕透,卻澆不熄我生存下去的勇氣──不只要生存,還要活得精采、漂亮而勇敢,即使他鄉落難中。

那天搶購完物資後,竟在宿舍門口摔了一大跤,差點爬不起來。我的人生也是。

2020 春天,我剛拿到教育博士學位不久,正百般艱難地找尋教職時,新冠病毒來勢洶洶席捲全球。我暫居於紐約上州,州長宣佈居家令那個週五,當地民眾慌亂地搶購物資,消毒相關的清潔用品早已買不到,衛生紙的架上更是全空,連最基本的麵食如 pasta(義大利麵)等也很難購得。

46 歲才到美國念博士的我,在留學的那幾年內,面臨了人生及家庭急遽的起伏:從安居故鄉的豐衣足食,到客居異國的節衣縮食;尤其在其間短短一年多內,經歷失怙失恃失婚失業,其中兩樣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然發生。以為是谷底了,怎知屋漏偏逢連夜雨,遇到疫情。我身為一個外國人,獨居,待業,盤纏將盡,思索著該如何應對這局面。

首先,台灣的家因變故而歸不得,在美的我因租不起公寓,而寄居在已畢業的原本校舍,我哪也去不了。整個當地社區停擺,學校餐廳戲院關門,求職的步調也因此被迫暫停。不論如何,暫時留在房內減少出門,似乎是沒有適當醫療保險的我當前唯一的選擇。 

準備物資

紐約州疫情嚴峻,有了需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後,我匆匆整裝出門備糧,用有限的餘款買了些基本生存所需的乾糧及沐浴用品,希望能熬過這一關。

由於買不到口罩,出門就是直接曝露在感染的危機中,只好儘量一次就買好買齊,減少外出的風險。還好,過去奉獻前半輩子照顧家庭的經驗,讓我能精打細算,跑了好幾家店後,搶到了好幾袋戰貨,除了一大袋米外,還有很多的罐頭及瓶罐。正打算扛著上樓時,竟然因為物資過重,跌了個踉蹌,一屁股摔坐在宿舍大樓門口的馬路上,摔得很醜很難看,急著想翻站起來。

本以為爬起來是件容易事,怎麼知道兩肩上 10 幾袋的物資如此沉重,叫我怎麼也滾不上來,再加上我左手曾受過傷,無法使力,更加困難。

聽到背後有車子駛近的聲音,讓我更加緊張,越掙紮袋子卡得越緊,越找不到爬起來的支點。我靈機一動,用右手肘在石地上當支點,撐坐起來,然後才放下所有物資,重新站起來。手肘磨破了,但忘了痛。 

身後有人走過看了我一眼,我一個年過半百的婦人,在學生宿舍門口,像不倒翁一樣滾來滾去,站不起來。覺得丟臉嗎?管他的,為了生存。

當時並沒有想到,只要早點卸下所有袋子,就可輕易爬起。我因緊張而緊纏著袋子不放,就像我的人生,還在糾纏著。

優雅落難

就這樣,我備好戰糧及藥品,準備好好生存下去。我訂立了一個生活目標,努力實行;也記錄我每天的生活,並用 Line 定期向遠方的親人回報。

我利用這非常時期,有效經營僅有的物資,均衡飲食,並藉由寫作及運動減重,重新調整身心,希望這場戰役給我的不只是場進退兩難的困境,而是重新整理自己混亂人生的契機。這段與疫情對抗的日子,我每餐每食親自烹調,擺上餐巾鮮花,放上古典蕭邦樂曲;每日記錄卡路里以及體重;每天繞著宿舍小小空間跑步 30 分鐘。宿舍不大,跑著跑著常撞到傢俱或櫥櫃,而使腿上青一塊紫一塊,但我還是每天持續著。就算傷痕累累,也決不讓自己坐困愁城,而失去生活規律的節奏。

更美妙的是,我開始寫作,寫有關紐約的記憶,交織著這 6 年來在異鄉生存的原委及思緒。寫作是我一直想做,卻被世俗責任耽擱的夢想。沒想到老天爺空了段時間,讓我關在這個異鄉的房間裡,追逐往日舊夢。有時下午西曬的陽光照進來,我就在地板鋪上瑜珈墊,放上筆電,擺上酒杯,再加上手機傳來的爵士樂,感覺彷如在某個度假海灘寫作。幾乎一無所有的我,用有限的資源加上一點想像力,替自己的生活勾勒出了一方小小爛漫天地。就因為落難,更不能失志,更要有優雅過活的勇氣。

為了防止怠惰,我每天給自己排 6 小時的上班時間,用計時器計著,或早上或傍晚,儘量在筆電前坐滿這時間。失業沒關係,自己當自己的老闆。就這樣我完成了幾本中英文書稿,最新完稿的是一本中文書──《紐約落難記》,一開頭我寫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