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襪、拍貼機與PHS:從《Sunny 我們的青春》看90日本女高中生的7個標配

姚会 2020/05/28 檢舉

時代的眼淚,不只是單純地從現在回望過去,而是在時間推進下,發現「時代」不是拿來懷念,而是用來致敬的。

懷舊風潮總是能激起觀眾心中最敏感的情緒,80年代是日本經濟泡沫崩壞前的美好昭和時代。來到90年代,泡沫經濟走向崩壞、阪神大地震,都加速了日本經濟不景氣與公司倒閉潮。駭人聽聞的「」與「」,也發生在此時。千禧年前的末日預言更讓社會瀰漫一股焦慮與不安。

另一方面,動漫《美少女戰士》、《航海王》、《新世紀福音戰士》開始連載與播映;電視劇《東京愛情故事》、、轟動全日本;宮崎駿帶領吉蔔力進軍國際;小室哲哉、安室奈美惠、濱崎步、宇多田光等巨星輩出。在長年經濟不景氣的「失落的10年」,日本90年代儼然成為最好的時代,卻也是最壞的時代。

時序快轉到2018年,小室哲哉與宣佈引退、森田童子悄然逝世,這些90年代表人物彷彿說好一般,要好好地為「我們的青春」告別,為平成最後一年正式劃下句點。

同一年,由導演執導、篠原涼子與廣瀨鈴主演的(SUNNY 強い気持ち・強い愛),是一部描述女性友情與成長歷程的電影,片中出現的90年代元素,不僅激起觀眾的懷舊之情,更像是致敬日本那段以「女高中生」為中心,有點倡狂卻又無所畏懼的年代。

本片改編自2011年韓國電影《陽光姊妹淘》,原作以政治動盪不安、民主運動興起的80年代為背景,穿插令人又哭又笑的女性友情,該片不僅叫好叫座,更創下當時韓國喜劇電影最高票房紀錄。2018年由導演大根仁改編的日本版,則是將背景改到泡沫經濟崩壞的90年代後半,此舉不僅明顯削弱原作的政治背景,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特有的「辣妹文化」,將觀眾的情緒提升至對於青春年代的「懷舊」,且毫不保留地釋放年少輕狂,無所畏懼。

先不論韓版日版誰優誰劣,在導演大根仁的鏡頭下,觀眾彷彿隨著主角們一起穿越時空,回到那專屬於日本女高中生,以做自己為榮的瘋狂時代:

小室哲哉制霸的90年代

《Sunny 我們的青春》以安室奈美惠的〈SWEET 19 BLUES〉作為背景配樂開場,細看歌詞,似乎也道盡人們以及電影中的角色對於90年代的懷舊之情,當時正是J-POP引領亞洲風潮的黃金時期。

本片的音樂總監,正是由曾刮起90年代後半「小室炫風」的小室哲哉擔任。電影中所出現的90年代名曲,包括trf、hitomi、安室奈美惠皆曾是小室家族一員,更不用提電影主演篠原涼子,1994年以小室哲哉製作的〈愛戀心痛堅強〉(戀しさと せつなさと 心強さと),成為首位單曲破200萬張的solo女歌手。由篠原涼子主演小室哲哉最後一部電影配樂作品,再適合也不過。

此外,90年代紅透半邊天的《長假》與《高校教師》主題曲,〈LA・LA・LA LOVE SONG〉與〈我們的失敗〉,以及的代表作,不僅呼應電影中角色的心境,歌曲一下,全身的雞皮疙答又再次將人拉回時光蟲洞。電影也有一幕,是奈美偷偷跟著心儀的學長,一旁的廣告不僅悄悄置入曾在1997年選用Chara〈溫柔的心情〉作為廣告曲的TESSERA資生堂洗髮精廣告,其中更有一張小室哲哉曾所屬的樂隊globe的廣告看板,仔細一看,照片居然是2015年globe結成20週年的宣傳照,可以說是導演的小惡作劇。

電影選用小澤健二〈強い気持ち・強い愛〉作為主題曲與片名的原因,其實是製作人川村元氣在2017年的Fuji Rock,看到台下不曾聽過此歌的年輕人們,依然隨著這首1995年發行的歌曲跳舞擺動,似乎也再次證明好的歌曲,依舊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女高中生們集體「安室奈美惠化」

《Sunny 我們的青春》會以90年代作為時代背景,是因為這個時期的「女高中生」們,開始成為主宰日本文化的存在。回顧1996年的流行語大賞,反映出90年代年輕女性的異變:「援助交際」成為最流行的打工與無須顧忌的流行語;安室奈美惠帶起的「Amura」(アムラー)現象;「泡泡襪」成為社會現象與可觀的銷售奇蹟;「超Very Good」(チョベリグ)等辣妹用詞成為年輕人用語,此外包括キモい(噁心)、マジ(真的)等用詞仍沿用至今。

其中,得到流行語大賞之一的,是拿下亞特蘭大奧運女子馬拉松銅牌的,奪牌後說著「我想表揚我自己」在日本引爆模仿風潮。這不只是一句感人的得獎感言,更反映出女性自覺大躍進的90年代,女人所付出的努力不再是為了討好他人,而是為了自己。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